天灵根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暖光小说youxuan100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傅凭司闻言,神色微怔。

旋即,他抬眸看向盛明盏那边的床头柜,注意到放在那里有些突兀的漆黑坛子。

傅凭司低声道:“它在说什么?”

盛明盏同样压低了声音:“它喊我妈妈,说妈妈好,爸爸坏,让妈妈千万别吵醒爸爸,爸爸会杀了它的。”盛明盏说罢,静下心来,又听了听,

明游,下心来又听7听,它好像察到你过?

“它好像察觉到你醒过来了,没再说话。”

傅凭司起身,将房间的主灯打开。

明亮的灯光下,漆黑坛子泛着深幽的光,上面的血从坛盖上溢出来,呈流水状挂在坛外壁。

盛明盏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指尖,

傅凭司将他拉起来,带到卫生间,用流水冲掉他手上的血。

染了点儿血。

做完这一切,傅凭司才问:“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盛明盏摇头:“好像没有,就是它把我从睡梦中给吵醒了。

“我在晚上的故事会中,讲了这个‘明星养小鬼”的故事,晚上就有鬼孩子来喊我‘妈妈’。”盛明盏回想道,“那其他讲过故事的其他四个人,今晚也会遇见类似的噩梦了?”小说家的“未来的我杀不死过去的我”。

画家的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

医生的“吃一根肠子,就得还一根肠子”。

丁小影的“噩梦庄园讲故事”。

这四个故事里面,听起来好像是画家的故事最为危险

小说家不会被杀死,医生没有主动吃肠子,丁小影的套娃式讲故事。只有画家的故事里,有个画家成为了画。“也不是一定就难以破解。

傅凭司沉吟说:“画家的故事里,有两个画家,一个模仿者,一个原创者。只要画家认定自己是原创者,被框进画里的,就是模仿者。”盛明盖眸光亮起来,

“懂了。

“画家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第一次进副本的人。”

老手肯定会比新手更加谨慎。

傅凭司把人抱进怀里,低头亲了亲盛明盏,道:“我们换个位置睡。”

两人走出卫生间,傅凭司坐在先前盛明盏入睡的那边床,垂眸看了眼床头柜上摆放的漆黑坛子。

两人上床后,盛明盖抬手关掉房间主灯,躺进被子里。

傅凭司贴近时,盛明盏突然想到一件事,叹了声气。

傅凭司问:“怎么在叹气?

盛明盏在被窝里伸手戳了戳他男朋友的腰身,问道:“哥哥,你说两边时间是基本同步的,那我要在这里待七天,上课怎么办?不就缺席了吗?我的课堂平时分。不知道为什么,傅凭司感觉在副本里讨论这种事情,有些奇怪,像是身处高压环境下存在着一种莫名诡异又和谐的氛围。盛明盖戳着他的腰身,略微有些痒。

傅凭司捉住盛明盏的那只手,失笑地说:

“缺席了课的话,事后向你们的班导补一张请假条吧。”

“烦。”盛明盖道,“有请假条,上课老师还是不管,会扣平时分的。”

期末成绩由平时成绩和考试卷面成绩组成,平时成绩占比还是挺大的,就算考试卷面成绩满分,平时分低,也很麻烦。奖学金有可能失之交臂。

奖学金不单单是成绩好就行,还得全面发展的人才,该参加活动的,得参加活动,该社交的,得社交才行。傅凭司听完盛明盖的小声嘀咕,低声哄说:“那我给你保底,设置一个‘盛明盖专属奖学金’,要是你的卷面成绩在年级排名靠前,我就给你发奖学金。”他要奖学金,是给男朋友买礼物的,那要是这个“盛明盏专属奖学金”出自男朋友之手,被他得了,最后他又用这笔钱给男朋友买礼物,那不是从男朋友的左手往右手倒钱吗“这不一样。”盛明盏强调道。

盛明盏握紧拳头,给自己鼓励:

“我一定会得奖学金的。

“好的,你一定会得奖学金。”傅凭司轻笑,“那我的‘盛明盖专属奖学金”,还是有效,到时候我家小朋友就有双份奖励了。”盛明盏窝在傅凭司怀里,安心地进入梦乡之中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迷迷糊糊的梦境里面,又响起那道天真稚嫩的声音,在喊他:“妈妈!妈妈!妈妈,你不爱我了,你真然把我的存在告诉爸爸,爸爸好凶,他在蹬我!”盛明盏眼睫轻颤,又被吵醒了过来。

他睁开眼,发现他和傅凭司换了位置后,漆黑坛子在他睡觉的时候,又偷偷跑来了他现在睡觉的地方。傅凭司先于盛明盏醒来,此刻察觉到怀中人的动静,声音极轻:“宝贝,你又被吵醒了?”

盛明盏坐起身来,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没给孩子吃糖呢。

他欲下床去找自己的外套

傅凭司伸手拦住盛明盏起身的动作,道:“我去找。

盛明盏坐回床上:“在我的外套里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他在餐厅里抓了一把糖果揣外套衣兜里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路人,但能看见主角光环

路人,但能看见主角光环

羽轩W
文案第一人称,正文第三人称。预收《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》专栏可收藏!本文文案:我叫阿言,从小到大,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。比如——小学时,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,头顶有着“绝世天才小宝贝”的光环,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,五岁精通中西乐器,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......而我,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,惨无人道,惨绝人寰,惨遭对比。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,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
都市 连载 20万字
你看我像人吗

你看我像人吗

AnnyAl
癫子葵花凤头(受)与娱乐圈打工人(攻) 因为剧情需要,剧组租来了一只葵花凤头鹦鹉,而作为要与鹦鹉搭戏的演员,秦观止被要求休息时抽出时间与鹦鹉相处,增进人鸟感情方便拍摄。 鹦鹉会说话,会唱歌,还会跳舞,秦观止喜欢的不行,甚至自掏腰包买来一堆小玩具陪鹦鹉玩。 一日,秦观止突发奇想,教了鹦鹉一句话:你看我像人吗? 鹦鹉很聪明,很快就学会了这句话,并时不时问秦观止:“你看我像人吗?” 秦观止配合回答:“像
都市 连载 20万字
和男友一起穿无限游戏后,大佬竟是我自己

和男友一起穿无限游戏后,大佬竟是我自己

十六月西瓜
在一起的第三年 宁溶怀疑男友变心了 曾经一天十小时的视频通话变成了一周一次的半分钟通话 曾经天天见面的甜蜜变成了三天两头找不到人的苦恼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月之后,宁溶忍不下去了 她直接杀到了男朋友所在地 果不其然,她在男朋友的住处,发现了一封“游戏邀请函” 游戏邀请函措辞暧昧,辞藻华丽,诚心相邀,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妖精发起的 怒火中烧的宁溶顺着邀请函上的地址直接找了过去 暧昧的小树林,凄冷的月色,拉
都市 连载 14万字
我爱你,我装的

我爱你,我装的

顾三跃
1.洛青冉看了一本书,对里面的黑化反派段斐印象深刻。段斐此人,注定是个被抛弃的命,以前就有多善良,后期就有多狠。在家庭遭遇变故后,费尽心机把他追到手的前男友也把他抛弃。 一觉醒来,洛青冉就穿成了段斐的......前男友,此时他刚当着所有同学们的面,狠狠扇了段斐一巴掌,接下来就该是无情地羞辱他、嘲笑他了。洛青冉:这一巴掌下去,我可能会死.jpg而站在他面前的人,容貌昳丽,眸色松动,眼中的光渐渐碎裂时
都市 连载 16万字
在豪门当妈宝女怎么啦?!

在豪门当妈宝女怎么啦?!

白桃九
作为古早豪门文中的恶毒女配,宁芋萱拥有顶级美貌和优越的家境,妈妈是红极一时的影后,弟弟是粉丝量惊人的顶流。她却一门心思和女主抢男主,为此和妈妈弟弟全部闹崩,最终连累得全家风评被害,妈妈坠楼弟弟抑郁。综艺《亲爱的妈妈》开播当天,宁芋萱觉醒了:恋爱脑没前途,不如当妈宝女摆烂!.节目播出前,网友唱衰:【宁芋萱?听说家里没人喜欢这个平庸的姐姐。】然而节目第一期——听说女儿终于分手了,宁影后默默把送女儿的奢
都市 连载 28万字
幼崽,但同时在四本书当恶毒男配

幼崽,但同时在四本书当恶毒男配

忘书
【15点前更新】穿书局的负面角色严重缺人,系统抓到合适“坏种”立即进行恶毒男配的岗前培训:[你要让反派爱上你,再反手毁掉他们的人生,对应这次同时负责的三本书就是让反派霸总瞎眼、让反派校霸断腿、让反派影帝毁容,这对恶毒的你来说很简单吧?]时允允双手握拳:[没戳!宝超恶毒哒!]系统眼前一黑:[???哪来的婴儿工!!!!]*系统跑路了,时允允依旧找上反派大佬。周一周二去公司——顶着一张与霸总三分相似的小
都市 连载 21万字